面对KOL成立创意工作室,传统广告业是否开始走向衰退?

/, 网红市场, 营销策略/面对KOL成立创意工作室,传统广告业是否开始走向衰退?

面对KOL成立创意工作室,传统广告业是否开始走向衰退?

 

范冰冰近日在小红书开通账号的20天内就火速聚集了100万粉丝,正当围观群众纷纷转发范冰冰分享的美妆心得之际,她的自创美妆品牌FANBEAUTY横空出世。

 

2017年,有影响力的人创立自己的品牌是一个颠覆性的趋势。去年黎贝卡的服装品牌、张沫凡的化妆品牌Moamour,还有淘宝红人张大奕和Lin林张林超都创建了自己的品牌。2018年,KOL的创意工作室的出现将也将会颠覆广告代理机构和中国传统企业。KOL成立的的创意工作室现在正与广告公司直接竞争品牌内容创作项目。

 

为什么KOL推出创意工作室?

 

主要原因是走红期限,有影响力的人并不能永远保持巅峰状态。对一些KOL来说,他们的粉丝会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改变,而创建一个工作室可以更为长久地利用KOL的人脉和专业知识。此外,局限性的人物个性限制了他们可以创造或赞助的内容。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来自需求。在许多情况下,品牌会向有影响力的人寻求内容创造服务。去年10月,美国时尚与美妆博主Chriselle Lim创立她的工作室Cinc Studios。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Chriselle解释说创建一个生产工作室的动力来自于品牌。

 

Chriselle Lim launched her production house Cinc Studios

 

她说:“数字化生产和内容创造是非常必要的。”多年来,Lim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的创意团队,以帮助她的个人品牌——The Chriselle Factor。许多公司开始使用Lim推荐的摄影师和摄像师,最终,她收到了很多需求,于是她的决定创建Cinc Studios。

PARKLU的CMO Elijah Whaley 创立了影响者品牌Melilim Fu,并表示,这一趋势与影响者的内容创作的发展有很大关系。

“有大量的投资涌入了KOL营销行业。”他说,“以致于许多KOL团队同样具备与广告公司水准相当的内容创作。”

“下一代的人才正在尝试成为有影响力的人,而不是加入传统公司。影响者领域通常比传统公司更有趣、更自由,并能提供了更好的机会。”

 

徐峰立Studio

 

Peter Xu Studio @徐峰立Studio

 

在影响者创立工作室领域最早期的代表便是徐峰立。他在2016年创立了徐峰立工作室@徐峰立Studio,为生活类品牌、时尚秀场和其他KOL、明星提供照片和视频制作。

在影响者创立工作室领域最早期的代表便是徐峰立。他在2016年创立了徐峰立工作室@徐峰立Studio,为生活类品牌、时尚秀场和其他KOL、明星提供照片和视频制作。

而如今,他的团队已经扩张到了超过100个自由职业摄影师、图片编辑人员制片人和其他创意工作人员。去年,他们一起拍摄了超过100个视频。而徐峰立的工作室不仅创作内容,还可以运用其他自媒体来发布内容。

徐峰立从KOL到拥有自己工作室的转变,令他感到非常开心。他不仅发现工作更令他满意,而且有更多的利润空间。“工作室第一年的利润就达到60万美元,2017年甚至翻倍。从博主转向工作室,我们创造了更多的收益。”

 

即便不设工作室,KOL同样做着内容生产工作

 

Elijah 说道:“去年,我们完成的20%的创作从未出现在我们的社交平台上。品牌仅仅是为了视频、图片和文章而来的。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品牌没有在我们社交平台上发布的预算,但仍然需要一些知名的KOL露出。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拥有相当高水准的产品,并保证它来自一个知道如何在网上影响人们的专家。”

Melilim Fu 受邀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网游之一“王者荣耀”拍摄创意内容,但是未曾发布在她的自媒体上

KOL拥有社交DNA

 

 

Elijah 继续解释和KOL合作的利益:“与传统媒体相比,社交是KOL的主要优势。在现如今的移动社交媒体世界,KOL不断发展受众群体,而传统机构的从业人员可能并没如何在内容上与观众进行互动的实战经验。”

“对于那些在传统机构的工作人员来说,他们的工作就是工作;而对于有影响力的人来说,他们的工作就是他们的生活。有影响力的人是企业家,他们的工作和个人生活都是公众所能看到的,他们的失败也会是公开的。因此,KOL在巅峰时期的压力将要比在代理机构拿稳定工资的雇员更高得多。”Elijah说。

 

KOL创意工作室会取代传统广告业吗?

 

Antoine Bunal France China’s top food influencers

 

刚成立自己工作室的美食博主Antoine Bunel说:“我们看到有经验的KOL都开始尝试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和品牌。这是企业家不断涌出、商业模式不断受到挑战和颠覆的中国不可避免的发展。我不认为KOL会完全取代中国的广告代理商,但我相信他们会在这个领域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Elijah认同传统媒体和广告公司需要担心这一点,他说:“我个人并不知道有那么多的KOL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但是正如我所提到的,许多KOL现在的和品牌的合作方式仅仅是创作内容。”

Elijah也表示:“我认识许多专业的撰稿人、摄影师和摄像师,他们离开了杂志甚至电视台,去和有影响力的人合作,或者成为有影响力的人。我相信,更多KOL创意工作室的出现,将就在眼前。

还有更多问题

查看我们的常见问题和教程来了解如何发布合作或直接与我们联系来发布您的第一个合作。

联系我们

或者您也可以

开始免费试用

By | 2018-04-03T12:22:36+00:00 三月 9th, 2018|KOL营销, 网红市场, 营销策略|0 Comments

Share This Story, Choose Your Platform!

Leave A Comment

kefu yellow